www44rfd.com_www44rfd.com_【app】

来源:近一月诞生10只百亿定开债基:避税或是主因2大隐忧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2-15 04:52:11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探秘阿富汗瓦罕走廊 曾经通达的传奇之路 现在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因为连年战乱和相对封闭,阿富汗对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和充满神秘的地方。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其实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阿富汗东部,在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夹峙下,有一道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紧紧连接在了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提到瓦罕走廊,熟悉历史的人也许会说出这里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地,此外就再无印象,那么瓦罕走廊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?在我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实施后,瓦罕走廊内部是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呢?本刊特约作者汗斯在今年夏季完成了对这一区域的初步考察后,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手的现场资料。在我国西侧邻国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之间,有一段长约300多公里,最窄处仅15公里、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一起,这就是瓦罕走廊。这条“走廊”,穿行在帕米尔高原的雪峰之间,在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之一。但现在,走廊内部除了一些阿富汗牧民之外,却很难见到外来者的身影。提起阿富汗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都是塔利班和似乎无休无止的战乱。如果对阿富汗并不关注,或者只是在世界地图上匆匆浏览,许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阿富汗也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。仔细研究地图你会发现,阿富汗的东部几乎被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完全包围,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,却隔了细细一“线”——从兴都库什山脉的诺夏克峰(海拔7485米)到喀喇昆仑山脉支脉克克拉去考勒峰(海拔5554米)之间,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,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和我国新疆连接在了一起,最窄处仅15公里,最宽处也不过75公里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瓦罕走廊。在瓦罕走廊内部,瓦罕河在群山间切出了一道河谷,形成了一条穿越帕米尔群山的捷径。于是在历史上,这一区域成了华夏与外邦交流的重要通道——高僧法显、玄奘曾沿着它西行求法;大唐名将高仙芝曾率轻骑冲出群山、灭小勃律国,重开丝路;马可波罗也是穿过这段通道才走向中原,觐见了元世祖……千百年来车轮滚滚,轿辇不息,无数僧侣、商贾绵延不绝地行走在这段通道中。在阿富汗东北部,喷赤河成为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两国的边界,河流右岸是塔吉克斯坦的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,河流左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虽然喷赤河无差别地哺育着两岸,虽然两岸的土地共用了一个名字——巴达赫尚,但同名不同命,两国的人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:塔吉克斯坦相对和平、富裕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,而阿富汗却长期陷入战乱、贫困和落后之中。作者一行在阿富汗探访期间,曾多次与持枪的武装人员相遇(左图)。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向东伸出了一条名为瓦罕走廊的细细“臂膊”,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,一直延伸到我国新疆(见地图)。这段奇特的国界分隔,是19世纪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博弈的结果。瓦罕走廊位置示意图然而,一切止步于19世纪,当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在亚洲拓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,出于博弈需要,约定在双方势力交界处——当时的英属印度(今巴基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与沙俄(今塔吉克斯坦属于其势力范围内)之间隔离出一条缓冲带。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景:两个欧洲国家在中亚划界,私自瓜分了第三国的领土——当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帕米尔地区,划给了第四国——阿富汗,造成了今天瓦罕走廊这段奇异的国界分隔。通达的“走廊”变成了重兵对峙的隔离区,昔日的繁华从此萧条落幕,瓦罕走廊渐渐变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偏远难达的地区之一。现在,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几张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的照片,相关资料更是面目模糊。2016年,我在探访巴基斯坦境内的兴都库什山脉后就开始关注瓦罕走廊,经过了3年酝酿,2019年6月,我与同伴汉桑终于踏上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,尝试深入探访并拍摄记录这片传奇土地上的人文风情与自然风光。前往阿富汗之前必须要签“生死状”我们是从塔吉克斯坦转道阿富汗的。从塔吉克首都杜尚别出发,汽车行驶500公里后,就来到了戈尔诺—巴达赫尚自治州首府霍罗格。公路沿阿塔边境上的喷赤河延伸,河流此岸是塔吉克斯坦,大部分路段铺设了柏油路面,平坦宽敞,车辆络绎不绝,沿途的村庄大多通了电,屋舍是漂亮的砖瓦房,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,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河流彼岸是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,一条宽度仅能容一辆汽车通过的沙石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倒是经常能看到农民赶着毛驴经过,石头和泥土搭建的房屋低矮简陋,鲜有学校,孩子们不是在公路旁闲逛,就是在河里抓鱼。此岸的人们望得见彼岸房屋上升起的炊烟,彼岸的孩子听得到此岸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。喷赤河无差别地养育着两岸的人们,两岸的人们同源同族,却因为国籍不同,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。

编辑:www44rfd.com_www44rfd.com_【app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shushengchey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香港证监会:明年推港股实名制对科技应用保持中立 深交所:股本4亿元以上的上市初费减半收取 特朗普变身“灭霸”消灭民主党?翻车了 51talkQ3:亏损同比收窄97%或成在线教育拼多多? 海南:外国人在琼工作许可审批实行“否决权复核” 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裁段秀斌被查 【诗与远方】安青松丨大雪独行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9次提到“稳”:首提“稳猪价” 亿航智能赴美上市也难逃厄运:和大疆竞争太难了 下周401亿市值限售股解禁环比增加95.22% 苏格兰民族党大选大胜第二次“独立公投”要来? 银保监会:坚决遏制非法集资等非法金融活动高发势头 5G手机价格刷新低全球或将迎来“换机潮” 收评:三大股指高开高走沪指涨1.8%金融股全线暴涨 定了!日美贸易协定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生效 媒体爆料:“双12”起7500吨茅台酒拟提前投放 闪送注册“闪送闪购”商标此前已有意布局电商领域 孩子经常挤眉弄眼也可能是病 前11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8459.4亿元同比增6% 上海临港一期标准厂房开园好设计实现企业拎包入住 严查承诺期刚过就变脸的资产重组监管层应重点严查 中美经贸磋商重大进展利于增强全球市场信心 韩国政府决定向霍尔木兹海峡护卫联合体派遣军官 “6076人抢中5套房”“南通第一神盘”房源去哪了 沥青:“且高且珍惜” 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长:向法院纵火可被判终身监禁 北京取消高速费起步价8、9座客车收费变化大 三星发布GalaxyA71、A51中端新机:打孔屏+L形四摄 拒绝传统标签拉加德执掌欧洲央行欲做“猫头鹰” 理想新车出现满屏故障灯官方回应:车辆诊断误报 因翻译不准确孙杨听证会结果推迟宣判 世界首条碳纤维复合导线特高压工程正式带负荷运行 房地产业艰难2019:超8万家停业有头部公司减员 前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:已离开手机行业 广汽集团原总经理20年前收千万房屋过行贿案追诉期 小米集团上涨3%主动买盘63% 警惕特朗普今日再放大招金价还要再暴跌近50美元? 一财:加快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重在金融科技创新 美国航空延长波音737MAX停飞时间至明年4月 以色列两大主要政党提交有关解散议会的议案 日本正淘汰储热马桶盖我们却在疯狂盘它? 獐子岛:计划放弃海况相对复杂的海域约150万亩 崔天凯今天将和美方签第一阶段经贸协议?中方回应 男子携号转网被要求交1.8万违约金电信人员回应 东旭蓝天:李明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职务 中融基金:遵循奋斗者精神将企业文化融入公司血液中 陕西省佛坪县野猪检出非洲猪瘟病毒 新晋六大中将他现任陆军纪委书记(图) 东亚杯国足首秀1:2不敌日本队 新晋六大中将他现任陆军纪委书记(图) 11月M2同比增8.2%新增人民币贷款1.39万亿元超预期 11月CPI同比上涨4.5%近8年首“破4” 宁吉喆:将按照需要在能源等领域扩大自美进口规模 陕西子州县因“仲裁员不够”不受理民工讨薪案 11月北京CPI增速“破3”猪肉价格开始回落 肖亚庆:形成僵尸企业退出机制才能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填报明年个税专项附加扣除信息这些地方容易出错 “带病投保”熬过两年肯定能赔?专家:想得美! 农业农村部帮助中小生猪养殖场户加快恢复生产 漫步者高位震荡知名游资、机构资金集中卖出 简体字图书销售在台湾逆势成长 快讯:午后股指高位盘整沪指涨1.45%金融股再发力 美联储年度收官会议启幕按兵不动预期背后有何看点 北京消协测评35款手持无绳吸尘器部分产品夸大性能 安徽金玉超食品3批次红糖不合格多次因食安问题被罚 三星否认早前高管表态GalaxyFold销量未达到100万 2019中国消费?维权高峰论坛在京召开 印度骚乱仍在继续印总统却批准“公民身份法案” 越秀地产扩张存隐忧母公司连续发债超80亿 澳大利亚一架轻型飞机坠毁造成2人遇难 午盘:等待联储会议结果主要股指涨跌不一 证监会邓舸:将大力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 收评:商品期货涨跌互现豆油收涨1.83%鸡蛋跌近2% 央行规范借支付机构缴税行为支付App零钱余额不可用 报告:到2050年光伏将成为中国第一大电源 外媒: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现重启迹象有汽车痕迹 中联部原副部长区棠亮逝世享年106岁 盖茨2019年5本好书推荐:《美国婚姻》、《增长》等 美联借EdtechX上市后者提供1亿美元支持发展 郑建邦: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更大激发市场活力 香港暴徒致命武器不断升级市民人身安全频受威胁 首批上海市AI创新中心名单:腾讯科技等7家企业入选 欧洲斯托克50指数期货飙升受约翰逊获胜提振 外国企业对我可穿戴监测设备、系统提起337调查申请 业内人士:物价涨幅将逐步回落生猪产能将探底回升 高学费逼美国学生赴墨求学美墨边境出现反向留学潮 王毅列美对华四大误判敦促树立理性“中国观” 王思聪日本滑雪被网友偶遇似乎未受财产被冻结影响 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奇涉嫌违法被查 美国企业债28年来首超家庭负债这背后有哪些隐患? 獐子岛计划放弃150万亩海域遭受3次重大自然灾害 每小时百颗流星“绽放”今晚一起看双子座流星雨 人民日报海外版:中国经济不惧风险挑战 在香港示威者群组观察5个多月他们发现这些秘密 熊猫金控梦碎互金1元甩包袱未来将何去何从? 蔚来创始人李斌:新能源汽车到底怎么往前走 春秋航空董事长:春秋航空下周将达到100架飞机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特朗普弹劾指控 西麦食品燕麦核桃粉霉菌超标:1批抽检不合格 李稻葵:要更加审慎研判国际形势 英镑早间突然急跌近100点今日市场大波动来了 万亿外资入市之路将更通畅重要规定今起征求意见 国家能源局:全面检查督导农村电网维修不到位等问题 因为用了这三个词“版权狂魔”迪士尼被告了 透视一周20大牛熊股:股价翻倍需要多久?或只要8天 紫鑫药业:1亿元出售长春农商行4086万股股权 俄大型登陆舰“彼得-莫尔古诺夫”号开始航行试验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抽检空气净化器近三成不合格 中国联通联合华为打通第一个5GSA商用网FirstCall 中国学者研制出可“自我清洁”的新型混凝土 人体天生不适合星级旅行?听听科学家怎么说 50天后如期脱欧?大选获胜后约翰逊将迎来一场硬仗 为拉选票拼了约翰逊当起搬运工给选民送牛奶(图) 台北市现27人腹痛不适送医疑系日本籍学生观光团 备战来年行情基金加速产品布局爆款产品频现 商务部:乌克兰对中国钢制紧固件发起反倾销调查 广州加速粤港澳三地衔接多个司法教育融合项目落地 17岁香港暴徒以50万申请保释遭拒还要改重罪 济南邵西村一居民家中失火已致3人死亡2人正抢救 中国人寿涨逾2%破20天线获交银国际给予买入评级 韩俊:美就尽快解除中输美水产品自动扣留等作了承诺 海航系涉大庆农商行30亿骗贷案多家上市公司遭围猎 视频国台办 两周内第二次故障国际空间站美国舱厕所又坏了 中小学有望放春秋假官方意见明确了 数据好评却不招人喜欢:哈登是NBA的C罗吗? 桥水达利欧新收说唱歌手“吹牛老爹”为门徒 AppleCard用户可分期购买iPhone无利息还有6%折扣 房企投资造火箭,蓝箭航天获碧桂园5亿元投资 特朗普想用36亿美元军费建边境墙得州法官叫停 Keep裁员,互联网健身风停了? 盘后部署:美国议息后港股料回吐下试26000点机会大 视觉中国:整改方向或砍掉违规业务股票无停牌计划 中国平安:子公司前11月原保险合同收入为7226.7亿元 国新办今晚将就中美经贸磋商有关进展情况举行发布会 瓦努阿图群岛附近发生6.2级左右地震 27.51%美的又快被外资买爆了还有这些股外资占比高 卖股卖地卖孔雀海正药业辛苦大半年一朝全归零 黎友焕:中央对房地产未来的发展方向是要平稳发展 上期所崔瞳:正在大力推进黄金期权的培训工作 美阻挠致使上诉机构停摆世贸组织遭遇“寒流” 长安剑:中美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让世界看到两国诚意 区块链概念火热 袁隆平在路边小店理发16年:1个师傅10平米(图) 国台办专题解读“26条措施”:阵容强大实实在在 四方精创龙虎榜解密:年涨231%!五路游资净买1.25亿 证监会:合理控制分拆上市试点范围防止一哄而上 女企业家迷上成功学卖房筹款200万喝“毒鸡汤” 北京发布自动驾驶路测规范细则:每车不低于500万保险 蔚来迷途未来:新能源造车的故事还能继续吗? NBA前总裁大卫-斯特恩突发脑出血已住院进行手术 驻阿美军基地遭袭美方再按与塔利班和谈暂停键 币圈大佬微博被关孙宇晨开通新微博称会继续发钱 收评:三大股指高开高走沪指涨1.8%金融股全线暴涨 今天,有两件大事影响世界 深圳相关股今日普遍上升深圳国际升近2% 飞乐音响:拟发行股份并购三家公司实现多主业经营 “最佳职场”年度调查公布硅谷公司无缘前十 中国住房发展总报告:在楼市调控目标下实施一城一策 午市前瞻:港股观望气氛浓厚料于26500水平上落 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规定 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以多数票赢得英国大选 无线耳机行业持续火热工厂满负荷运转 常和平提名为南京市公安局局长孙建友不再担任 币圈大佬微博被关孙宇晨开通新微博称会继续发钱 各方共话长三角协同创新% 水滴筹自救路:失信筹款人黑名单3年24人一天新增5人 势赢交易12月11日操作建议 WTO遭遇一股“寒流”:上诉机构陷入“停摆” 中传与中国平安签署协议将构建全方位合作 卖地交易对价4.63亿公司市值才约5亿碧生源被低估? 英国保守党赢得大选英镑汇率飙升 獐子岛:以自有资金向参股公司提供不超过2800万借款 多彩投众筹项目方现失信老赖有发起人疑资金链断裂 春运首日火车票12日起开售抢票攻略来了 无视乱港分子碰瓷柏林动物园公开熊猫宝宝名字 证监会:分拆上市的分拆比例不得超过公司净资产30% 建银国际:港股明年料高见31000点现非大举入市时机 经济时评:辩证看待汽车产业发展机遇 南宁百货被资本围猎的第10天:资金净流出6亿元 苹果奥斯汀新园区已在建设中放弃北卡罗莱纳州? 为何浙商银行破发邮储银行“抗跌”? 央行就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资金管理征求意见 优客工场上市:不讲“二房东”的故事讲什么? 北京朝阳如何建设国际化城区?分区规划一文看未来 美99岁华裔老妇遭27岁男子性侵嫌犯仅获轻判 俞建华:中美第一阶段协议文本达成一致提振市场信心 每月砸巨款帮男友冲业绩嫩妹由爱生恨捅其数刀 7亿人次长三角铁路年旅客发送量再创新高 阿富汗战争机密文件曝光18年来美民众被蒙在鼓里 李子为:不用把商业和艺术对立起来 上财副教授被开:用长效机制遏制校园性骚扰 焦承尧:煤炭黄金十年煤机行业增长得非常快 93袋过期大米拨付给群众市红十字会副会长受处分 “股改-引战-上市”全面完成邮储银行A股首秀收涨2% 佛山通报高明火灾:钻探工程引发山火已刑拘10人 大额分红后业绩不断下滑华兴源创资产重组意欲何为